大公健康独家出品|第20

中药毒性是一把双刃剑 多用复方相互牵制

本期导读

近些年,传统中医药频频遭受质疑。那么,相比之下,备受大家关注的中医药安全性又该如何把控?对此,今天的国医栏目,大公健康特别邀请到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副院长赵中振教授,以及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高级讲师戴昭宇博士和我们一起聊一聊。

中药的毒性是一把双刃剑 多用复方相互牵制

大公健康:说到对中药的认识,我相信很多人都有一种感受,就是常常听到我们有一句话说“是药三分毒”,而且近些年关于中药的毒性问题的一些新闻报道也时有传出,所以两位对于中药的毒性怎么看?

赵中振:其实提到毒性,我们古书的记载是很明确、很客观的。现在可以查到的古书2000年前的《神农本草经》,首先已经讲出了“中药有毒性”这个概念。所谓毒性,指的是药物的一种偏性,用中药的偏性来调整人体的阴阳失调,所以毒性的存在是客观的。

西药有没有毒,中药有没有毒,它的毒性其实是看你怎么用,如何用好。关键是剂量的问题,也就是刚才我讲的,药是谁来用,用的好,它可以把人的疾病调整过来,人体的状况调好;如果用不好,反而是导致人体的伤害,其实它是一种双刃剑。

戴昭宇:实际上说到毒和药,有狭义和广义的概念。所以狭义的毒,我们指毒药,带有毒性的药,服了以后会中毒,就出现一些不良的反应。另外,广义的概念,是药三分毒,也就是说药品是用于治病的,而“病”是偏离正常的一种病态。我们要纠正这样的一种偏离了正常的病态,应用药物治疗。(即使)有病,用药也必须要恰当、准确。,所以如果用药不准确,包括方法不准确,如果剂量不准确,就会出现一些,不是我们出于治疗目的的一些效果。

大公健康:关于中药的药性和毒性,其实近些年我们也常常看到,尤其是一个医用的名词,药物性肝损伤。而且有媒体报道,现在很多的药物性肝损伤,其实相当一部分的比例是由于中药引起的。两位对这种说法认同吗?

赵中振:其实,提到中药出现了中药中毒事件,首先说这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有一些报道,我想我们应该把它具体分析。这些年,在国际上最重大的轰动事件,应该是1996年比利时有一篇报道,说中药服用含有木通的一个处方导致了肾衰。

大公健康:这个是我们知道的马兜铃事件。

赵中振:马兜铃酸的事件。后来干脆把这个演变出一个词,“中药肾毒”。其实,这是因为他把药用错了。因为中药叫木通,木通自古以来,是利水通淋的很好的药,真正的木通,也就是中药来源木通科的木通。而在欧洲出现毒副作用的是马兜铃酸的木通。还有一些情况,因为有些药物泡制不规范,也导致中毒事件时有发生。

戴昭宇:(泡制)最主要的功效是减毒、增效、防腐、保质。从临床上来说,实际上中药存在作用,或者说存在毒性,从古代以来,历代的医书上都有明确地记载。按照千百年来中医学临床用药的一些规矩法则,包括中药的应用,许多中药都是有偏性的,但是我们中药的应用往往不是像西药一样,不是一味药,往往是复方。主要目的也是,第一增效,第二避免一些药物的副作用。因为药物之间的作用是可以相互牵制的,这样形成一个处方。

不足之处 中药毒性分类还需加强

大公健康:说到药物的副作用,其实我们也关注到一种数据,说现在的药肝病,有50%都是由中药引起的,对于占比如此高的说法,赵院长您觉得这个是实际存在的吗?

赵中振:报纸上,或者媒体方面,对于中药的毒副作用的报道是有很多。我想这说明两方面的问题。我们现在的中药,已经有了正规的检测,检测报告随时都能够报道出来。再有一个方面,大家对于中药的关注程度越来越高。我觉得对于中医药界的人士来讲,应该以一个平常的心态,正常的心态来对待它。因为有了这种监管,首先是对消费者是好的,是保障病人的健康。

另外,中药里面也有不足的地方。我们现在,如果是中药和西药相比,有一个什么不健全的地方,西药有没有中毒的,有,但是,西药现在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分类系统,法医学的分类系统。但是我们现在中药,我觉得在这方面还要加强研究,加强分类、管理。现在我们药典写的大毒、中毒、小毒,可能这个方面还有一点过于笼统。我想随着研究的深入,药物以后这方面的管理会如日趋完善。

中药毒性与临床应用有关

大公健康:从临床上来说,药肝病50%是由中药引起的,临床上对于这个说法认可吗?

戴昭宇:许多专家也对这样一个数据的统计方法,有一些不同的意见、置疑。中药确实是存在着毒副作用,这是一个客观的事实,我们并不否定。但是,我们认为也同它的临床应用是否恰当,有着密切的关联。首先,目前在中国使用中成药的,开出70%以上中成药处方的并不是中医师,而是西医师。这就同我们中医传统强调的“辨证论治”用药的方法论是不同的,这应该是一种所谓的中药西用。当成西药用,不是说辨证论治,我们并不否定这样一种方法论,但是,这是一种新生事物。

赵中振:一方面,中药本身有偏性,有毒性,但是,临床医生怎么巧妙的运用,按照中医的理论——君臣佐使,任何一个复方里面来综合,来抵消它的毒副作用。

大公健康:还有就是媒体对事件的引导作用。

戴昭宇:对,要正确的认识,包括我们中国国内一些中药出现副作用,我们临床观察,往往也是同应用方法不当有着的关联。

赵中振:香港有一个国医馆,它用那个名单,用了一个词比较确切,叫毒具中药,而不是用的毒性中药。我觉得用“毒具”是比较确切的。

越毒的药效果就越好?

大公健康:作为患者,对于中药的理解,或者对于中药的认识是不是也会存在一些误区。比如说我们也常常听到“越毒的药效果就越好”,这是不是一种误区?

赵中振:应该讲有这样一种说法,觉得毒药的药没有毒就没有劲。不是说越毒的药,就是好药。当然有毒的药不一定不可以治病。而且我们用很多的药,利用它的偏性临床用,也有很多的例子。

戴昭宇: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获得了本年度上海科学进步发展的特等奖,他们研究的内容是运用砒霜治疗白血病。

大公健康:我们也知道砒霜是剧毒的药。

戴昭宇:最,最毒不过砒霜。实际上它的原理就是中药的以毒攻毒。因为砒霜历来就是中药中的毒具药。

大公健康:所以无论是中药,还是中医,都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都是方方面面的,我们不能用一个标准,或者用一种观念去给它下一个定论。谢谢两位来到我们节目当中,同时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嘉宾介绍

赵中振

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副院长、教授

戴昭宇

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高级讲师、博士

栏目介绍

《国医》是一档向世界宣传中医养生的访谈节目。邀请两岸四地各大知名中医药专家为您解疑答惑。旨在弘扬中医养生文化,分享中医养生魅力,搭建中医养生交流平台,普及全民养生新理念,促进中医药行业的健康、快速发展。

制作团队

  • 监 制:闫昭遐
  • 主持人:周 楠
  • 摄 像:田 田
  • 后    期:郭玮瑾
  • 剪 辑:冯 昊
  
扫描二维码
微信看大公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