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夫妻做试管婴儿失败反被医院网上泄隐私

求子心切的夫妻姓名却被公然登在网站上,一字不差地供网民浏览。“这种事情属于个人隐私,必须保密,我没想到这家医院竟然公然登出了我们夫妻的名字,我们的工作和生活被打乱了……

夫妻做试管婴儿失败反被医院网上泄隐私(图)

  求子心切的夫妻姓名被公然登在网站上,面对记者的采访,院方承认,确有此事,并且向当事人表示歉意。辽沈晚报、北国网主任记者温俊勇摄

  在医院做试管婴儿手术没成功,可这对求子心切的夫妻姓名却被公然登在网站上,一字不差地供网民浏览。“这种事情属于个人隐私,必须保密,我没想到这家医院竟然公然登出了我们夫妻的名字,我们的工作和生活被打乱了! ”昨日上午,当事人赵先生在讲述这件事时,仍掩饰不住自己的愤怒。

  赵先生所说的这家医院是位于沈阳市大东区和睦北二路二号的沈阳二0四医院生殖中心,面对辽沈晚报、北国网记者的采访,院方承认,确有此事,并且向当事人表示歉意。

  在浏览医院网站的“经典案例”栏目时,一对对夫妻成功产子的案例上,都附有一张清晰的幼儿照片。对此,院方解释,这些照片都是从别处找来的。

  我做试管婴儿手术朋友咋知道了?

  2013年1月,正值中年的赵先生正和朋友们聚会聊天,席间,一位朋友随口问了他一句话,让他出了一身冷汗。“你媳妇这次试管婴儿怀上没有?”听到这句话的赵先生如遭当头一棒,心想如此保密的事,怎么会被朋友知道?

  赵先生说,因为自己年龄有些大了,自己和妻子又因为工作关系,长期两地分居,着急要孩子,两口子便于2012年的2月和12月分别在沈阳二0四医院做了试管婴儿,但两次均告失败。“没有这回事,你听谁说的?”赵先生问朋友是哪里得来的这个消息,但是朋友非常肯定,“你就别不好意思了,网上都登出了你们两口子的名字,难道还会有错。”

  这位朋友告诉赵先生,发布这则消息的是沈阳二0四医院生殖中心的官方网站上的一篇帖子。当晚回到家后,赵先生在网上找到了这篇文章。

  赵先生说,在巨大的压力下,他找到了沈阳二0四医院。“他们承认,对患者的隐私没有保护好,做错了,并且表示将为我妻子进行VIP免费医疗,直到成功,并且对我们进行隐私赔偿10万元,退还医药费、误工费等总计17万元。”赵先生说,院方让其两周后再来。

  在得到院方的保证后,赵先生离开了医院。可是两周后,赵先生说,他来到医院和院方沟通时,并没有见到院长。

  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赵先生奔波于和院方的交涉上,赵先生称,院方明显缺乏诚意,赔偿价格一降再降,到了他无法接受的程度。“因为这件事,我们夫妻俩做试管婴儿的事几乎同事们都知道了,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受到了影响。”赵先生说。

  被泄露姓名的还有69对夫妻

  “这都是我保存下来的证据。”昨日上午,在辽沈晚报的会议室里,当事人赵先生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皮包,里面是打印好的材料和网页拍照的图片。

  文章的标题是《刘**院长12月份成功率达到71%》,文章中“祝贺刘**院长12月份试管婴儿成功率达到71%,创造了204医院建院以来单月最高……”在文章的后半部分则是成功完成试管婴儿的夫妻双方姓名,同时,还有刚刚做完取卵移植手术,正处于观察期的夫妻双方姓名。文章称,成功者中共计有53对夫妻,待成功有17对夫妻,正是待成功夫妻名字名单,让赵先生愤怒了。“试管婴儿属于公民的个人隐私,院方的这种做法侵害了我的隐私,严重伤害了我。”赵先生说,还有更多的当事人目前还不得知此事。

  在这篇被保留下来的网页上,记者发现,网页的发布时间为2012年12月29日,点击量为330。按照赵先生提供的网址,辽沈晚报、北国网记者登录沈阳二0四医院官方网站时,这条消息已经不见踪影。“他们处理掉了,但是我拍照了,保留了证据。”赵先生说,院方这种随意泄露患者姓名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院方:我们承认有错

  昨日下午,在沈阳二0四医院一楼接待大厅里,一名导诊台的工作人员在得知记者的身份后,打了一个电话,撂下电话后,她告知辽沈晚报、北国网记者,该院的院长都不在,甚至连主管的其他领导也不在。

  在本报记者说明利害关系后,这名工作人员转身上楼,10分钟后,该院的一位副院长下楼接待了记者。“这件事我们当时谁都不知道,这个大学生刚来,现在这孩子已经走了。”韩副院长说,这名大学生在毕业后来到他们医院实习,因为该院刘院长的工作非常出色,他也是为了宣传这件事,特意写的一个帖子,发在了医院的官网上。“这事的确对赵先生造成了伤害,我们给补偿,免费给做成功,或者在外面做此类手术,由我们医院负责报销费用。”韩副院长说。

  在医院的网站上,辽沈晚报、北国网记者意外地发现,网站的“经典案例”一栏中,共计有8个复杂病因的案例在该院被成功治愈,引人注意的是,每个案例上都附有一张清晰的婴儿照片。

  当辽沈晚报、北国网记者向院方求证此照片内容是否属实时,韩副院长等在场领导显得很意外,很快,韩副院长走出会议室了解情况,10分钟后返回告诉记者,“这些照片都是假的,从网上找来的,然后贴在了这里。”10分钟后,经典案例栏目中的8个案例被全部删除。

  ——对话院方——

  记者:这件事情院方有过错吗?

  韩副院长:我们有责任,这件事的确给他造成了伤害。

  记者:贴子里的姓名都是真实的吗?

  韩副院长:那个小孩(大学生)说,不是都真实的。

  (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当事人赵先生为化名)(辽沈晚报、北国网主任记者温俊勇)

  • 责任编辑:清风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