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超级淋病”到底有多可怕?

  时至今日,网上“超级淋病病毒”的新闻仍在发酵。这在当下一夜情盛行、商业性行为屡禁不止、性病发病率上升、性病患病出现年轻化和老年化趋势的社会背景中,是可以理解的。超级淋病的出现,毫无疑问是不规范使用抗生素的结果。尽管我国没有发现“超级淋病”,但仅就我国滥用抗生素的现状而言,保持高度警惕则是必须的。

  第一例H041“超级淋病”是怎么发现的?

  全球第一例H041超级淋病报告于2011年1月,但这个病例实际上2009年1月就发现了。患者是一名31岁的女性商业性工作者。她在没有任何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去日本京都的一个诊所进行性病的例行检查,医生却在她的咽部样本中通过链置换扩增试验检测出淋球菌阳性,而同时所取的阴道标本却没有检出。2周后,医生发现她的咽部标本中培养出了淋球菌,因此给了该患者1g头孢曲松钠静脉治疗。又过了2周,患者第三次来诊所,链置换扩增试验仍然提示咽部淋球菌阳性。因考虑到有再次感染的可能,第一次治疗后没有再取标本做淋球菌培养。

  用该患者第一次咽部培养物进行革兰染色,提示为革兰阴性双球菌。经氧化酶和过氧化氢酶试验鉴定是淋球菌。对于这株名为H041的淋球菌进行了琼脂稀释法耐药试验,头孢曲松的最小抑菌浓度很高,是以前报道的头孢曲松不敏感菌株MIC的4倍。同时,该菌株对青霉素G、头孢克肟和左氧氟沙星也明显耐药,但对大观霉素敏感,另外,对阿奇霉素也敏感但敏感性降低。

  咽部不是淋球菌生长的理想场所,尽管淋球菌在咽部的定殖或许只是暂时的,但根据药物敏感试验进行的治疗显示,该患者咽部的淋球菌最终得到了成功的根除。2009年4月患者咽部淋球菌培养转为阴性。

  2009年1-3月期间,该女性所就诊的诊所共分离出了40例淋球菌菌株,但只有该患者是头孢曲松耐药。没有其他证据表明该菌株在京都传播。

  “超级淋病”是如何“超越”淋病的?

  早在20世纪40年代,科学家就已经发现青霉素和其他抗生素可以治疗淋病。不过,随着抗生素的使用越来越多,淋球菌也逐渐对常用抗生素产生起耐药来。1976年美国和英国就分离出来抗青霉素的耐药淋球菌,叫PPNG,后来这种耐青霉素的淋球菌逐渐蔓延到了世界各地。相对而言,东南亚最多。

  耐药的淋病是怎么发生的呢?有可能是因为患者有病后不去医院就诊,自己乱买药吃;也有可能是不正规不完全地进行治疗,抗生素使用的剂量及疗程不足,使疾病慢性化或者复发,逐渐使淋球菌对抗生素有了抗药性。一旦有了抗药性,患者会把这种抗药性传给其他没有抗药性的患者。显然,科学家发明新的抗生素的脚步永远赶不上抗药菌产生的速度。

  目前所报道的“超级淋病”,代号为H041,指的是除了对普通抗淋病的抗生素耐药外,还对头孢曲松耐药。2009年H041超级淋病首次发现于日本,2011年对此进行了学术报道。美国地区首例感染“超级淋病”H041的患者发现于2011年5月,是一位夏威夷的年轻女性。再后来,在美国加州和挪威等地也相继出现感染者。2013年5月,夏威夷再次确认发现了2例H041超级淋病病例。

  • 责任编辑:桑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