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健康频道 > 健康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甘肃逐渐推广中西疗法破解儿童滥用药难题

我国最新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开始正式实施,列入目录的3000多种药物中,儿童药物仅有70余种,九成以上药物没有儿童剂型。

  深调查:如何破解儿童滥用药难题

  核心提示:5月1日,我国最新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开始正式实施,列入目录的3000多种药物中,儿童药物仅有70余种,九成以上药物没有儿童剂型。

  一直以来,对于儿童用药,我们常常听到的用量是“酌量”“酌减”,究竟该度量多少剂量给儿童服用,很多人并不知道。

  与此同时,在儿童用药中,滥用抗菌素、激素等问题长久以来也饱受诟病。

  如何保证儿童用药的安全?为此,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在微博上倡议:将在全省发展中医儿科,减少儿童输液等问题。

  这会成为破解儿童滥用药难题的出路吗?

  孩子感冒要不要输液

  最近几天,家住兰州市城关区的刘敏很纠结,原因是3岁儿子感冒了。

  一周前,刘敏的儿子出现上呼吸道感染,她给孩子服了些普通感冒药。两天后,孩子的症状仍不见好转,于是她带孩子去附近的诊所。一位老大夫诊查后,建议刘敏给孩子输液,“用些抗菌素,好得快。不然当心转成肺炎”。

  刘敏认为,普通的感冒没必要输液,又带着孩子到省儿童医院就诊。

  “没事,就是普通的感冒,按时吃药,注意保暖,多喝水,很快就会好的。”省儿童医院的儿科医生这样说。这反而让刘敏更不踏实了,她告诉医生:“社区诊所的大夫说,如果不输液,不用抗菌素,可能会把感冒拖成肺炎。”

  “现在看,你孩子的感冒还没严重到这样的程度,抗菌素还是慎用,病毒有了抗药性更麻烦。”

  医生坚持建议刘敏先别输液,并说“如果你一定要输液,就在病历上签字说明家属要求使用抗菌素”。

  这让刘敏很迷茫,究竟要不要给孩子输液呢?

  儿童用药安全问题严峻

  日前,一项由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国家食药总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主办的,旨在了解儿童用药习惯及潜在风险的“儿童安全用药大调查”在广东启动。

  在调查启动仪式上,我国著名儿科医学专家常燕群透露,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全球每年有千万5岁以下儿童死亡,其中2/3死于用药不当。而我国人口基数大,儿科疾病占所有就诊人数的20%,同时也是安全用药隐患的重灾区,不合理用药比例高达12%—32%,儿童药物不良反应率是成人的两倍。例如,据中国聋儿康复中心统计,我国7岁以下聋儿,超过30%是因药物过量造成的毒副作用所致。

  据了解,近20年以来,我国的儿童口服剂型有了很大的发展,例如:糖浆、冲剂、咀嚼片等,基本上一些常见疾病如呼吸道疾病、消化道疾病的药物都有儿童剂型,但其他系统疾病,如高血压、利尿剂等仍没有儿童剂型。

  其实,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医学界。

  目前在临床上困扰儿科医生的问题包括以下这些方面:(1)大部分药品说明书上,没有儿童实验数据,没有儿童用量,医生无法选择。(2)一些危重儿童必须用的、临床用量也比较大的药物,都没有小规格的,这同时也给患儿家庭增加了很大的经济负担。

  省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崔庆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除了专业药物短缺外,在临床诊疗中,滥用药比较普遍的问题也亟须纠正。

  崔庆荣介绍说,目前滥用药主要存在三个方面:一是滥用抗菌素;二是滥用激素;三是滥用静脉滴注。其中,抗菌素滥用情况主要有三种:一是不到必须时,轻易使用抗菌素;二是实际使用的抗菌素量大于病情需要;三是高价格大强度抗菌药物的使用量远大于低价低强度的药物。

  崔庆荣告诉记者,在我省一些比较偏远的基层医疗机构,尤其在私人诊所,为了达到给患儿迅速退烧、消炎的目的,滥用激素地塞米松和头孢类抗菌素药物进行静脉滴注的情况比较突出。更令人担心的是,由于这些诊所使用的药物见效快,往往吸引更多群众前来就医,而忽略了最应注意的药物毒副作用问题。长此以往,对儿童的肌体很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逐渐推广中西疗法 严查滥用药

  然而,要改变这种现状并非一朝一夕,儿童用药安全的出路在哪呢?

  针对《人民日报》发表的《我国儿童不合理用药率达12%-32%》的新闻,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5月8日20时44分发布微博表示:甘肃也发现这个(儿童不合理用药)问题了,已经举办2期包括儿科推拿技术在内的中医儿科技术培训班,在全省发展中医儿科,减少儿童输液。最近将在部分幼儿园试点开展儿科推拿保健。

  在今年全省组织的中医儿科培训班上,来自全省14个市州的2000多名学员接受了培训。为了这次培训,省卫生厅专门邀请了全国著名中医张士卿、史正刚、沈玉鹏3位专家为学员们授课。

  其中,张士卿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华中医药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5月15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士卿举例说,对于常见的小儿麻疹,西药能够迅速降温并化解除痘症状,但并不能遵从疾病的自然发展规律。如果过早退烧,很可能造成病毒无法发散,进而内置淤积,导致肺炎、肾炎、脑炎等更多并发症的产生。

  张士卿说:“现在西医也主张遵从麻疹发热3天,出痘3天的规律,并开始疏导病情,这多少有中医的理论依据,现实证明,这种治疗方法,更有利于患儿的康复和健康。”

  在此次培训之前,张士卿等多位名中医已受邀在天水、张掖等地进行了数次培训讲座,令张士卿感到欣慰的是,现在中西医疗法越来越受到重视,很多医院都开设了中西医科,一些西医大夫也主动和中医大夫联手,尝试新的诊疗方法。

  “我可不是信口胡说,中西医治疗患儿的案例数不胜数。”张士卿说,这对于解决儿童药物匮乏和儿童滥用药是非常积极的。

  除了提倡中西医结合的新疗法治疗患儿,缓解儿童可用药少的问题,省卫生厅的数个处室还联合行动,对医院滥用药行为进行严查。

  “我们采取的方式是对医生每月使用抗菌素、激素等药物的总量进行监控,并按开药量的多少,在每个城市对全体大夫进行排名,选取使用量超过平均水平的大夫,调取病例进行分析,已达到监管乱用药的目的。”崔庆荣说,在这种监管下,儿童滥用药的情况已大有好转。(记者 马国顺)

  • 责任编辑:小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