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鸡户:每天看新闻 听“鸡”就敏感

2013-04-18 09:37:40  来源:新京报

\

  4月15日,密云司营子村养鸡场,高汉武的妻子正在给鸡舍消毒。

   高汉武伸出两个手指,“每一小时,要到鸡棚里转两回。”他和妻子每天盯着电视里关于禽流感的新闻,看不明白,就给相熟的养鸡户打电话,“现在听见鸡都敏感。”上海的亲戚劝高汉武别干了,太危险,“可不干这个,我干啥?”后来,他和妻子明白了一个逻辑——鸡安全,人才安全。

  高汉武的妻子调了调背上的手压式喷雾器,一米来长的喷雾杆头“呲呲”地喷出水雾,她两只脚的鞋底又分别在门口的盆里沾了沾水,才撩开布帘,进了鸡舍。

  “喷的和沾的都是消毒液。”高汉武蹲在地上,头发乱得像个鸡窝。进入4月份,全国密集防控H7N9,高汉武眼睁睁地看着鸡价一路下跌,“每降1毛,我就多赔三四千元。愁得睡不着觉。”

  流感来袭

  养鸡户卧室摆满消毒液

  密云县冯家峪镇司营子村西,一块傍山的平地上,并排建了6个养鸡棚,组成一片规模不小的鸡场,远近的人说起这块地,就叫“司营子村的养鸡场”。

  高汉武说,2005年,冯家峪镇的每户养鸡户出资8万,政府补贴4万,附近村子共建起50来个鸡棚。

  司营子村的6个鸡棚每个相隔约10米,每个棚600平米,每茬可养近5000只鸡。

  养鸡行里有规矩,养鸡户互相不到对方鸡场串门,“我从不到隔壁的鸡棚去。”高汉武说,村民也很少来,就是担心鸡染上病毒。

  但是,禽流感还是来了。

  进入4月,H7N9型禽流感在全国多个省份暴发,北京也确诊一例患者,和一名禽流感病毒携带者。这让高汉武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两三年前,距司营子村鸡场两三公里外,一家鸡场的鸡生病,一阵风后,高汉武家的鸡也生了病,“我们这个鸡场,要是谁家的鸡生个什么病,几分钟就会传遍整个鸡场。”

  最近,他和妻子每天盯着电视看关于禽流感的新闻,但一听见鸡就会敏感。

  为了预防禽流感,高汉武和妻子的卧室地上,摆着各式袋装和瓶装的消毒液。

  加码防疫

  鸡舍棚顶四周也要消毒

  刚养鸡时,高汉武买了5000只鸡苗,可养到最后死了上千只,直接赔了3万元,“那会儿不会做防疫,也想省钱,现在没人逼你,鸡一生病,一片一片地倒,谁家死得起?”

  高汉武的妻子说,严格按照防疫部门制定的程序防疫,这些年,家里的鸡场没出过大事,“其实哪年不闹禽流感,但只要防疫做足了,应该没事。”

  “每茬鸡养四五十天,防疫就得做六七次。”高汉武的妻子扳着手指头数,从鸡雏开始,第2天就得做防疫,之后,第5天注射疫苗,第9天再注射疫苗,第10至12天、第14天、第21天、第32天,“注射加饮水,一点不能马虎。”

  尽管高汉武也相信“禽流感传不到山沟里”,但妻子才打完消毒药一会工夫,他还是又配了消毒药,专门往鸡棚的屋顶和边边角角喷洒,“防疫站前两天专门送消毒药来了,叮嘱我们加强消毒。”

  随着H7N9感染者越来越多,这样的消毒每天都进行,“鸡棚四周也得消毒。”

  防疫站告诉高汉武,只要鸡棚出状况,须立刻联系防疫部门。高汉武的妻子能随口背出防疫站的电话,“防疫的人跟我说,只要一天死的鸡到了10只,立刻就得往上报。”

  不同选择

  为求高回报饲养市场鸡

  “干这行,鸡苗一进来,心就提到嗓子眼。”这是高汉武和司营子村养鸡场其他两户养鸡户的同感。

  8年里,这个鸡场的养鸡户由6户减为3户。高汉武很怀念北京开奥运会那年。

  他每年养四五茬鸡,每茬鸡赚不到一万元,北京奥运会那年,有一茬鸡,他养了2000只市场鸡,2500只合同鸡,赚了23500元。

  合同鸡和市场鸡都由公司或个人供应鸡苗、饲料和药品。合同鸡的售价由提供鸡苗的公司定,这种风险低的经营方式,养鸡户可旱涝保收。

  市场鸡不一样,到了出笼季,价格随行就市,高汉武丰收那回,2500只合同鸡赚了3500元,而2000只市场鸡则赚了足足两万元。

  司营子村养鸡场上剩下的这三家养殖户,都是根据市场形势,自行选择下一茬鸡的经营方式,稳扎稳打的杨柏祥和王万山家,这一茬都养的是合同鸡,而高汉武恰恰选择了市场鸡。

  “赌错了”

  再涨1块钱才能保住本

  “这回估计瞎了。”

  每天,高汉武都跟同行和收鸡的通电话,“就想问问价。”

  但不管他再怎么关注,半个多月来,鸡价还是从近5元直线下降,“我刚问了,现在才3块多一斤。”

  高汉武算了笔账,他养的这茬鸡,每斤卖到4块多钱才能回本,“每降1毛钱,我就得赔三四千块。”

  “发财机会小但利润也稳定的合同鸡这回显出了优势,相邻的养鸡户杨柏祥和王万山就不关心价格。

  “我们跟提供鸡苗的公司签了合同,出笼时无论市场什么价,公司都会按合同价收。”杨柏祥说,只是公司给养殖户留的利润一向不高。

  对于高汉武的忐忑,杨柏祥的妻子说,几乎每家都有判断失误的时候,但养鸡就像赌博,赌对了赚一笔,这回他撞上禽流感,赌错了,“赌错一茬,就得赔上好几万,这一年就等于白干了,养几茬鸡都别想缓过来。”

  担心赔本的不只是高汉武,这在当地的市场鸡养殖户里成了普遍心态。

  高汉武在想另外一个问题,如果等鸡出笼时,价格仍是一跌再跌,造成的损失,政府会不会帮养鸡户们分担些,“毕竟这是H7N9闹的。”

  ■ 举措

  昨日,冯家峪镇防疫站的防疫员王春清证实,按照防疫规定,养鸡场日均死亡量占到总数的1‰至2‰,是正常范围,超过此数,就必须上报防疫部门,由防疫部门找专家寻求解决之道。

  “现在是加紧防控H7N9,我们也加大了去养鸡场检查指导的力度,还给每户养殖户送去了消毒药。”王春清称,目前,市场上并无针对H7N9的疫苗,防疫部门最现实的防控措施是要求养鸡场除做好日常防疫,还要封闭式管理,加强消毒。

  王春清称,整个冯家峪镇,前些年养鸡高峰时,每年能出200万只成鸡,现在很多人不干了,之前全镇建起的50余鸡棚,已废弃一多半。“我们给养鸡户建议,现存栏的加强管理,没有进雏鸡的就暂时不要进了,等H7N9过去。”王春清称,对于养市场鸡的养殖户担忧的价跌赔本能否得到补偿一事,目前他还没听到什么风声。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永生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责任编辑: 清风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