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一患者被疑死于H7N9 卫生部门调查核实

2013-04-10 09:58:24  来源:京华时报

  前晚11点半,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患有严重肺炎的黄绍杞不治逝世。家属称,黄绍杞的患病症状,疑似感染H7N9病毒,但医院会诊时,仅凭经验断定与此无关,并拒绝做专项检测。昨天,湖北省卫生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卫生部门正在调查核实,有消息后会立即对外发布。目前,湖北省尚无H7N9确诊或疑似病例。

  ■事件

  患者身亡家属疑H7N9

  4月8日晚,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重症科,85岁的黄绍杞被宣布死亡。尽管院方认为黄绍杞的病与H7N9无关,其子黄春伟却认为,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黄绍杞住院治疗一共8天。黄春伟介绍,父亲长住武汉。3月初,他把父母接到上海小住。3月25日前后,父亲突发高烧,上海的医院初诊为肺炎。

  黄春伟说,父亲的体温维持在39℃左右,每次吃完退烧药,短期内见效,但8小时后即反弹。发烧第5天时,黄绍杞开始出现轻微咳嗽,“痰带血丝,有点哮喘,病情在不断恶化。”

  考虑到上海的医院没有床位,黄春伟将父亲送回武汉治疗。4月1日,黄绍杞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办理住院手续。2日起,黄绍杞病情恶化,紧急送入ICU。在呼吸机、透析等抢救措施都使尽之后,黄绍杞的病情仍无好转,最终于8日晚不治身亡。

  黄春伟说,父亲刚发病时,H7N9疫情尚未公布,家人没往这方面想。“疫情公布后,我们怀疑他得的是H7N9。因为到了后期,他的病情持续加重,双肺石化,完全依赖呼吸机,并造成左心衰,心梗,肝肾受损。各种症状都像是得了禽流感。”

  发病前去过活禽市场

  针对家属的推测,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说法是,黄绍杞的病情与H7N9无关。黄春伟疑虑重重:“我父亲病得突然,平时他身体很好,也没得过心肺方面和其他任何疾病。”

  黄春伟认为,怀疑父亲可能感染禽流感,并非全无根据。“在上海居住期间,父母每天会去集贸市场买菜,市场里有活禽交易。”每隔三五天,黄绍杞夫妇会买回在市场现杀的鸡。如果市场里有H7N9病毒,“他完全有可能接触到。”

  4月2日,黄绍杞病情恶化,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曾组织专家会诊。会诊最终认定:与H7N9无关。黄春伟称,从内部打听得知,在会诊时,有一名医生怀疑患者感染H7N9,但其他专家不支持这一说法。

  黄春伟称,医院为其父提供的是负压病房,列为高度传染病例防治。家属在医院陪护期间,医护人员还劝说不要滞留,说“你们这个病人是从疫区(上海)来的。”

  要求做H7N9检测被拒

  黄春伟表示,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他多次向院方提出做H7N9检测,但被拒绝。

  4月3日,他就此向主治医生丁医生询问,“丁医生说做不了,要疾控中心才能做。”4月4日咨询,值班医生说由感染科负责。4月5日,再次咨询,得知“做了很多检测,没测出病毒”,但没测H7N9。黄春伟说,他追根究底问,到底是不是H7N9,医生的回答是做不了主。

  4月8日,黄春伟接到家人电话,得知父亲病危,当即从上海赶回武汉。“我们强烈要求医院检测H7N9,一定要医院做,医生说会反映上去。”黄春伟认为,如果测出来了,“也许有救。”但当晚11点左右,他到达医院时,黄绍杞已停止心跳。

  当晚11点33分,医院宣布黄绍杞临床死亡。“我对医生说:不怪你,你需要提供一个H7N9的检测报告,医生说做不了。”黄春伟说,院方并非通过检测,而是通过经验断定其父亲的病与H7N9无关,这无法令他信服。

  “我父亲死了,要死个明白。跟H7N9到底有无关联,这关系到我家人的安全,因为他们都是密切接触者。”黄春伟说,他多次联系院方,要求对其父的遗体进行病理检测,但院方不同意。

  黄春伟说,他坚持要医院做检测,不是争什么东西:“我要保证我个人和家人的安全,说大一点,是公共卫生的安全,消除不良影响。也是给父亲一个说法,到底跟H7N9有没有关系。”

责任编辑: 小麦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